李保民:铜精矿供应拐点来临,江铜坚持干了这件事
发布时间:2017-03-09  浏览量:1450 来源: 作者: 【字体:大号 小号

        从供过于求到供不应求,铜精矿市场的逆转,似乎来得令人有些措手不及。“我们预计市场低迷期的铜精矿过剩将在今年迎来拐点。高铜价刺激下的冶炼产能释放,令铜精矿市场今年约有20万吨的缺口。”出席今年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江西铜业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民这样回答市场的关切。

  “今年铜价看涨,去年均价为38000元/吨上下,今年估计应该保持在45000元到46000元左右。”正是出于对铜价高走的判断,国内铜业的“领头羊”江西铜业做出了满负荷生产的计划。“预计全年产铜130万吨以上。”李保民信心十足地告诉记者,我们去年开展的提质增效工作效果显著,矿山和冶炼厂各项生产技术指标提升明显,很多指标超历史最好水平。今年要继续加大内部挖潜工作力度,自有矿山扩产能,管理上台阶,推行模拟市场管理,让市场压力层层传递,让每个员工更加关心市场,勇担责任。

 第五年出席两会的李保民,这次带来了《关于逢低收购海外矿山,甚至建立虚拟矿山的建议》、《关于加大有色金属采掘领域人工智能应用的建议》、《关于对勇于尝试使用国产化重大装备的企业给予更大支持的建议》等几个建议,履职尽责,为行业发展建言献策。

  “ 对于记者关心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问题,李保民告诉记者,目前我国有色行业初级产品能力过剩,高端产品严重短缺,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领域。有色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以选择三个发力点:去产能,降成本和创新供给,一句话概括:用优质的生产方法,创造优质的产品,并不以损害环境为代价。”

  “去产能,是典型的减法。国家提出在‘十三五’要建成世界有色金属工业强国,如果大量落后、过剩的产能不能得到坚决淘汰,这个目标很难在预期时间内实现。去年,江铜联合国内骨干冶炼企业实施了联合减产,其中江铜减产了8万吨铜产能,减去的这部分是贡献最小效益最低的产能。我们认为,成本不能适应市场的产能,就应该减掉。敢舍才有得”。

 李保民认为,世界上的竞争归纳起来就两句话,要么成本更厉害,要么手里有独到的。以铜行业来说,这一轮的行业深度调整,全球的铜生产商都在进行成本博弈战,降成本实际就是提竞争力。“投入要越来越小、消耗要越来越低、产品质量要越来越好,这就是供给侧改革要达到的目的。以江铜为例,2016年,通过将对标管理、成本管理、科技创新、管理创新等与提质增效相结合,获得3.8亿元额外利润,更重要的是,为新常态下的‘长跑’积蓄了力量。”

  “创新供给,重点在创新,首先要摸清市场需要什么,千万不要一窝蜂生产大路货。要通过科技创新,创造出新的需求,实现精品化生产和结构性改良。比如我们下面有家生产铜箔的公司,曾经是长期亏损户,就因为他们一直对自己的产品定位、研发方向看不准,生产的产品附加值也低。过去两三年,他们苦心细分市场,同步做好产品研发,终于打了翻身仗,主打产品都是打破国外垄断、附加值高的小众产品,这一变,他们从以往的“求着买”变成客户纷纷上门“求着卖”,去年一年实现盈利5400多万元,而在前一年,它还亏损6533万元。”

  李保民认为,当前,供给侧改革的政策窗口和机遇期为有色行业加速转型提供了有利时机,全行业都应该围绕“三去一降一补”和提质增效瘦身健体,深度运用“加减乘除”法,加速转型升级,以进一步提振我国有色行业在全球的话语权和市场地位。

  “还是要从互联网侧寻找新动能,主动融合“互联网+”、智能制造,积极发展先进产能,助力全行业的转型升级。”李保民代表说,比如江铜正加快智能化工厂试点和“互联网+”矿山智能云服务平台建设两个国家级项目建设,加速智能制造进程,这也是江铜加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选择。

  李保民告诉记者,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家和各级政府要更加注重制度的有效供给和落地,各种降税、降费优惠制度要能实实在在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才能真正帮助企业提升竞争力。

 

微博 微信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江西铜业集团公司
赣公网安备36068102000012 赣ICP备05000788
Copyright200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