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用未来思考今天——探寻中国铜业巨头的发展实践
发布时间:2015-06-23  浏览量:1450 来源: 作者: 【字体:大号 小号

http://news.xinhuanet.com/finance/2015-06/23/c_1115698304.htm

我要评论2015年06月23日 16:39:44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南昌6月23日新媒体专电(记者陈建华 陈春园 秦宏)作为中国铜工业的“领头羊”,在2014那个不寻常的年份里,偏居中部一隅的江西铜业集团交出了一份不一样的答卷:
  实现销售收入2081.23亿元,比上年增长4.5%,在世界500强中排名前移33位;
  旗下上市公司江西铜业股份公司在A股有色金属板块上市公司中,营业利润居第一位;
  在最能代表全球铜冶炼技术水平和综合管理能力的16项技术指标中,多项指标居于世界领先水平;
  ……
  在中国和世界经济处于步履蹒跚之际,江铜的从容与自信从何而来?
  用未来思考今天。
  江铜人说,这七个大字,不仅镌刻在企业的LOGO上,更付诸在他们的实践中。
  “对标”引发的“蝶变”
  1986年,当贵溪冶炼厂第一炉火红的铜水从闪速炉缓缓注入铜水包,中国铜工业历史性的一幕便永远定格在左立雄的生命中。
  “从7万吨,15万吨,30万吨……贵冶的产能一直往上蹿,一直冲到今天的102万吨!”左师傅在闪速炉操作岗位上工作到退休,他见证了贵冶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
  目前,江铜集团贵溪冶炼厂已成为世界上唯一一家阴极铜单厂产能过百万的铜冶炼厂,2013年江铜集团跻身世界500强,成为江西唯一一家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
  然而,就在企业快速壮大的同时,人们不禁担心:如果大宗商品市场十年超级牛市紧接着出现的是十年超级熊市,江铜能否承受?又能承受多久?
  集团董事长李保民坦言:“在规模急剧扩张的同时,如果忽视了对发展质量、生产效率、盈利能力的追求,长此以往,江铜面临的问题将不是进退,而是生死!”
  畏危者安,畏亡者存。
  果不其然,2012年,国际铜价掉头向下。
  所幸的是,与此同时,江铜开始了从“开疆拓土”转入“打造标杆”时代。
  贵冶厂长陈羽年指着一份几年前的技术报表对记者说:“贵冶单厂产能世界第一,但大多数重要技术指标与世界一流水平相比,有较大的差距,个别指标甚至不及人家的一半,规模与效益极不匹配。”
  对标!2012年年底,陈羽年向公司立下军令状:确保用3年时间,把生产指标和效率提升至全球一流,打造世界炼铜标杆工厂!
  在对全球75家冶炼厂和84家精炼厂的指标进行梳理、分析,并与自身现状进行详细对比后,贵冶列出了最能代表全球铜冶炼技术水平和综合管理能力的16个标杆指标作为追赶目标。
  “吨铜重油单耗”,日本2012年最好水平是7.5公斤,贵冶是30公斤,差距悬殊。
  工人们说:“日本人能,我们为什么不能?”
  通过对生产工艺和流程的细化、量化和优化,熔炼车间理出了47项控制指标。
  现在,“吨铜重油单耗”已降为5公斤,一举超过日本最好水平。
  这样的对标故事在贵冶俯首可拾。在陈羽年眼中,对标三年是贵冶“蝶变”的三年。
  闪速炉作业率世界第一;
  铜冶炼回收率世界第一;
  吨铜冶炼综合能耗世界第三;
  ……
  16个标杆指标全部实现奋斗值并连年刷新!
  如今,江铜已构建从采购、生产到日常经营的全方位对标管理体系,管理创新、制度创新、流程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向创新要效益成为公司“热词”。
  以“对标”为抓手,江铜正朝着从规模扩张向技术引领的转型之路一步步前行。
  “今天”和“明天”的观照
  从唐宋始,当第一株蓝色的铜草花被世人发现至今,江铜集团德兴铜矿便陆续开采了上千年。
  今天,它已是世界八大斑岩铜矿之一,也是国内最大的露天有色金属矿山。
  然而,德铜尽管储量巨大,矿石品位却很低。国际上以智利为代表的铜矿平均品位达1.68%,而德铜矿石品位在0.4%左右。
  矿长管勇敏告诉记者:“我们开采的相当于别人废弃的!”
  通过对生产工艺的改进,他们将高、低品位矿石混选,按日综合生产能力13万吨处理量,德铜的服务年限延长了7年以上。
  与此同时,德铜还在伴生矿的提取上做足了文章。仅2010至2014年,德铜从低品位矿石中累计回收金、银和钼酸铵分别达25.6吨、148.8吨和6134吨。其中金、银的年产量均相当于一座中型金、银矿的年产量。如果说,对资源的“吃干榨尽”是源于今天的“迫不得已”,那么,对废弃物的综合利用则体现了他们对未来的责任和担当。
  ——以废治废。2007年,江铜与加拿大一家企业合作成立百泰公司,利用高浓度底渣回流技术和化学硫化技术,处理矿山酸性废水,从废水中提取以铜为主的有价金属。
  目前,公司不但形成日处理6万吨酸性废水的能力,还从废水中回收了6300吨铜,成为全国首家、最大的利用硫化技术回收金属铜并综合处理矿山废水的环保企业。
  ——废物循环。采用新的硫铁矿制酸工艺,将炉渣铁品位提高到63%以上,达到铁精矿的要求,以前的废渣成了钢铁厂的“香饽饽”,每年能生产20多万吨铁精粉。
  江铜人的环保观,不仅表现在资源利用的最大化,更体现在对生态的修复和再造。
  如何处理尾砂矿是矿山企业绕不过的坎,通过与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等单位合作,历时近十年,他们成功在纯尾砂上种植植被,解决了纯尾砂生态恢复难题。
  “尾矿含酸,在上面种草,比在沙漠里难多了。可那么大片山地光秃秃地荒芜,看着心疼,我们决不能让今天透支未来。”德兴铜矿党委书记周犇说。
  如今,矿区492公顷可复垦废弃地,80%以上进行了生态恢复,复垦资金逾亿元。
  人类和自然,矿山和植被,在这里共生共荣,相得益彰。
  “领头羊”的“草场”
  经济全球化要求企业国际化。
  作为资源性、产品类传统企业,实施国际化战略,对江铜而言不仅必要,而且迫切。
  于是我们看到,诸多的中国“第一”、行业“第一”,清晰勾勒出了江铜“闯世界”的路径:
  1996年,江铜“GUIYE”(贵冶)牌高纯阴极铜在伦敦金属交易所注册成功,成为中国首家在LME注册的电解铜;
  1997年,江铜H股同时在香港、伦敦上市,成为我国在境外发行的第一支矿业股票;
  2002年,江铜A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成为我国有色金属行业首家在香港、伦敦和上海三地上市的企业;
  ……
  1997年至今,江铜一共完成了6次大的资本运作,从资本市场、银行间市场共募集资金逾250亿元。
  “没有全球资本的引入,就不可能有江铜今天的跨越式发展。”集团总经理龙子平说。
  2007年以来,江铜在世界范围内陆续完成了10次大的企业并购,资源供应和加工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2009年,江铜组建了上海国贸股份有限公司。
  为了最大程度地和国际接轨,公司一切采用市场化手段运营管理。人员不定岗、不定编;薪酬不保底、不封顶;一般性业务范围不设限……
  体制机制的变革,让企业活力喷涌而出。
  黄金租赁、人民币双向货币资金池、衍生品交易、黄金国际板……上海国贸在全球开展卓有成效的业务创新。
  与中国银行合作,成功完成上海自贸区首笔大宗商品衍生品交易,为自贸区企业打通了国际大宗商品套期保值交易通道。
  在上海完成黄金国际板黄金IAU99.99交易,成为黄金国际板的首笔代理交易。
  2014年,江铜集团上海国贸实现营销收入超过800亿元,几乎占据江铜“半壁江山”,而利润更是比上年翻了几十倍。
  “上海国贸是一块试验田,是江铜图新求变的试金石。”江铜集团副书记汪波说。
  在世界这片“草场”上,江铜汲取了养分,得到了锤炼;也敞开了怀抱,分享了机遇。
  用未来思考今天。
  两个市场,两种视野。江铜,在国际化道路上渐行渐远……
 
 
微博 微信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江西铜业集团公司
赣公网安备36068102000012 赣ICP备05000788
Copyright2007 All Rights Reserved